老人与狗 初中作文【2000字】

发布于:2021-09-29 02:15:55

老人与狗 初中作文【2000 字】
在那个遥远的村庄,夕阳总在那里沉下,白墙绿瓦,绿树成荫, 小河环绕着村子。而在那个朴实村庄的角落,有一位老人,和一条大 黄狗。
清晨的雾很重,弥漫了整个村庄,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许久,大雾才慢慢地散去,露出蓝蓝无染的天空,和山上的高树林。 这时,一位衣着破烂的老人,头上戴着顶棕色的毡帽,苍白的发丝在 帽子下依然是隐隐可见的。那一张饱受风霜的脸,布满了深深的皱纹, 两只深陷的眼睛有点浑浊。他手上牵着一条大黄狗,慢慢地坐在门槛 上。嘴里叼着破旧的烟斗,悠悠的吐着烟圈,树皮一样的手轻轻地抚 摸着大黄狗,狗也倒安静地趴在老人的脚旁。就这样,一人一狗就这 样度过他们彼此的时光。
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没有名字,没爹没娘,也没有*槎 村里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傻子,没有人愿意理他。多年以来,他都是靠 捡破烂为生的,有时候没有钱了,就去菜地里捡些人家不要的烂菜回 来煮,和那条大黄狗一起吃。而那只大黄狗,就是在他捡破烂时带回 来的。

“老狗儿,过来吃饭啦。”老人敲着手上捡回来的脸盆对门口的 大黄狗叫道。
大黄摇着尾巴走过来蹭了蹭老人的脚,老人把烂白菜倒进脸盆里 给狗吃,自己也蹲在地上捧着碗吃,两主仆吃的不亦乐乎。
吃完饭后,老人牵着大黄去村头的草棚里去听人家讲话。去到那 儿,也不过是让人取笑。
“老头儿,今天吃了甚么好菜呀?”
“嗨,还能有甚么好菜,也不过是一棵白菜罢了”老人吸了口烟 说。
“可是在我家菜田里捡的,我今儿早可是看见哩”另一个村民嬉 笑道。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腼腆地笑笑,大黄轻声的呜咽着,好像在安 慰。老人拍了拍大黄,两种不同的生物互相的劝慰。然而,这种相伴 却是不会长久。
有一天,老人和往常一样背着那个修满补丁的袋子,牵着大黄出

门捡垃圾。老人佝偻着背,一瘸一拐地走着。
大黄叼着瓶子回来放在老人的袋子里,从村头捡到村尾,也才卖 了十几二十块。
太阳快要跑到西边的山头了,老人蘸着口水一遍遍地数着手里的 钱。
几个村里的捣蛋鬼一下子跑过来用力的拽走了老人手里的钱。
“混小子,快把钱还给我”老人瘸着腿追,但却追不上。
“汪汪。。。汪”大黄撒腿去追着抢钱的男孩,对着他的小腿一把 咬下去。
“啊!臭狗放开我。”男孩直叫,血渗透裤脚流进大黄的嘴里。
尖叫引来了人,男孩的父母一棍子对着大黄用老人与狗
在那个遥远的村庄,夕阳总在那里沉下,白墙绿瓦,绿树成荫, 小河环绕着村子。而在那个朴实村庄的角落,有一位老人,和一条大 黄狗。

清晨的雾很重,弥漫了整个村庄,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许久,大雾才慢慢地散去,露出蓝蓝无染的天空,和山上的高树林。 这时,一位衣着破烂的老人,头上戴着顶棕色的毡帽,苍白的发丝在 帽子下依然是隐隐可见的。那一张饱受风霜的脸,布满了深深的皱纹, 两只深陷的眼睛有点浑浊。他手上牵着一条大黄狗,慢慢地坐在门槛 上。嘴里叼着破旧的烟斗,悠悠的吐着烟圈,树皮一样的手轻轻地抚 摸着大黄狗,狗也倒安静地趴在老人的脚旁。就这样,一人一狗就这 样度过他们彼此的时光。
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没有名字,没爹没娘,也没有*槎 村里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傻子,没有人愿意理他。多年以来,他都是靠 捡破烂为生的,有时候没有钱了,就去菜地里捡些人家不要的烂菜回 来煮,和那条大黄狗一起吃。而那只大黄狗,就是在他捡破烂时带回 来的。
“老狗儿,过来吃饭啦。”老人敲着手上捡回来的脸盆对门口的 大黄狗叫道。
大黄摇着尾巴走过来蹭了蹭老人的脚,老人把烂白菜倒进脸盆里 给狗吃,自己也蹲在地上捧着碗吃,两主仆吃的不亦乐乎。

吃完饭后,老人牵着大黄去村头的草棚里去听人家讲话。去到那 儿,也不过是让人取笑。
“老头儿,今天吃了甚么好菜呀?”
“嗨,还能有甚么好菜,也不过是一棵白菜罢了”老人吸了口烟 说。
“可是在我家菜田里捡的,我今儿早可是看见哩”另一个村民嬉 笑道。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腼腆地笑笑,大黄轻声的呜咽着,好像在安 慰。老人拍了拍大黄,两种不同的生物互相的劝慰。然而,这种相伴 却是不会长久。
有一天,老人和往常一样背着那个修满补丁的袋子,牵着大黄出 门捡垃圾。老人佝偻着背,一瘸一拐地走着。
大黄叼着瓶子回来放在老人的袋子里,从村头捡到村尾,也才卖 了十几二十块。
太阳快要跑到西边的山头了,老人蘸着口水一遍遍地数着手里的

钱。
几个村里的捣蛋鬼一下子跑过来用力的拽走了老人手里的钱。
“混小子,快把钱还给我”老人瘸着腿追,但却追不上。
“汪汪……汪”大黄撒腿去追着抢钱的男孩,对着他的小腿一把 咬下去。
“啊!臭狗放开我。”男孩直叫,血渗透裤脚流进大黄的嘴里。
尖叫引来了人,男孩的父母一棍子对着大黄用力敲过去,大黄的 嘴里吐出了血,呜呜地叫着。
“老狗,怎么啦”老人颤抖的抱着大黄,眼泪从浑浊的眼睛里流 出,歇斯底里地喊着大黄。狗的嘴巴蠕蠕的,眼皮微微的张开,嘴里 还流着血。
人们渐渐都走了,没有人理他们。老人抱着大黄,捡起地上染了 血的钱,回到了那间破烂不堪的草房。他把大黄埋了。那一晚,他守 了大黄一个晚上。

第二天的太阳依然升起,一切都和昨天的一样。只是老人走了, 谁都不知他去了哪里。只知道曾经村子里有一个是傻子而且没有名字 的老人,还有一条大黄狗。
力敲过去,大黄的嘴里吐出了血,呜呜地叫着。
“老狗,怎么啦”老人颤抖的抱着大黄,眼泪从浑浊的眼睛里流 出,歇斯底里地喊着大黄。狗的嘴巴蠕蠕的,眼皮微微的张开,嘴里 还流着血。
人们渐渐都走了,没有人理他们。老人抱着大黄,捡起地上染了 血的钱,回到了那间破烂不堪的草房。他把大黄埋了。那一晚,他守 了大黄一个晚上。
第二天的太阳依然升起,一切都和昨天的一样。只是老人走了, 谁都不知他去了哪里。只知道曾经村子里有一个是傻子而且没有名字 的老人,还有一条大黄狗。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